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娱乐

千亿国际娱乐_千亿国际娱乐966_千亿国际娱乐老虎机

您当前的位置 : 娱乐  2017-12-18 16:04  来源:新京报  编辑:郑俊珺 罗蓉芳   
字体:【
  《芳华》改编自严歌苓同名小说,讲述上世纪70至80年代一群正值芳华的青春少年在军队文工团经历的成长、爱情萌芽与充满变数的命运。为了更真实地还原记忆中的芳华岁月,冯小刚召集组建了一个含乐队、舞蹈队、合唱队以及后勤等90人的文工团。8位主演黄轩、苗苗、钟楚曦、杨采钰、李晓峰、王天辰、王可如、隋源都提前5个月进组体验文工团生活,不仅要住集体宿舍、自己打饭、学习打背包,还要围读剧本、练习基本功、排练舞蹈,完全地融入了那个文工团的真实氛围。冯小刚更笑称:“苗苗饰演的何小萍在戏里是一个被孤立的角色,我就要求大家在戏外也欺负她。”该片将于今日在内地上映。新京报独家专访了苗苗、钟楚曦、杨采钰、李晓峰、隋源五位“芳华”小花,听她们讲述试镜、训练和拍摄背后的故事。
  苗苗(饰演何小萍)   苗苗(饰演何小萍)   生日:11月29日   星座:射手座,上升天蝎座   身高:167cm   特长:跳舞   公司:烽驰映画   入行:毕业就进了总政歌舞团;试镜过《满城尽带黄金甲》,演过《楚乔传》   试镜   新京报:是怎么去参加这个面试的?   苗苗:公司给了资料以后导演就选中来面试的。之后就像艺考一样,每个人跟报考号似的,进来说我叫什么然后要演什么。演完之后去边上等着,等到一拨表演完都站上来导演再挑。一拨大概七八个吧,说刚才哪几个留下,其他的走。   新京报:你试镜导演主要让你演什么?   苗苗:我这个角色在戏里面就是受气包,跌宕起伏挺大的。一开始在文工团被欺负,后来又去了战场当护士。经历了战场的那些血腥,精神出了点问题,之后进了精神病院,十年以后精神病好了和黄轩又遇上了,大概就这么一个情绪。   训练   新京报:在总政歌舞团里有没有像片子里面文工团受欺负,当受气包呢?   苗苗:我其实从小到大经常被排挤或者被欺负,能演和自己这么像的角色特别幸运。可能因为我有时候说话不过脑子,大家都不喜欢我。而且我从小就只知道练功,像女孩他们聊八卦、聊衣服、聊穿搭的时候我全在练功,整个人就被隔离开了。   新京报:拍完这个戏以后你对于表演的理解有什么不一样吗?   苗苗:我没有专门学过表演,所以我能体会到的我能演出来,但是需不需要去设计一些点?这样演起来会比较好看。我觉得跟导演学习到的还是真实。
  钟楚曦(饰演萧穗子)   钟楚曦(饰演萧穗子)   生日:3月18日   星座:双鱼座   身高:168cm   特长:跳舞   公司:华谊浩瀚   入行:2013年出演电视剧《爱的妇产科》;去年三月接触第一部电影《完全男生手册》   试镜   新京报:你是怎么加入这个剧组的?   钟楚曦:经纪人帮我联络到之后就去面试。到场的时候其实我什么东西都没准备,我以为就是去聊一下。进去坐了一排的评委,叫我来一段舞蹈。我已经六年没有跳过舞了(小时候上的艺校,在舞蹈中专一直跳到十九岁),当时整个人是蒙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跳什么。   新京报:面试前没有说有这个环节?   钟楚曦:我不知道。跳完后自己特别不满意,可能还是有一点点(跳舞的)底子在,导演觉得可以再看看。到训练时都没有说到底演谁,一直排练,学各种舞蹈、红歌。直到开机前我们才知道自己确定演哪个角色。   训练   新京报:进入剧组演戏导演有没有对你进行哪方面特别的训练?   钟楚曦:其实我们的训练都是统一的。因为大家是学舞蹈的,我们四个女孩接受舞蹈训练。部队都要集体行动,只是根据个人特长在戏里面展示的东西去训练。训练的话,导演让我去看歌苓老师的书去找找感觉,有一本书叫《穗子物语》,看了一下歌苓老师的往事。   新京报:演完《芳华》以后你对于表演的理解与过去有什么不同呢?   钟楚曦:其实我觉得收获最大的就是要更真吧。因为导演很在乎这个。不要有太多演的成分,或者是你要演得不着痕迹。   同题问答   小花们怎么看导演冯小刚?   苗苗:最深的印象是对于工作特别的认真和严谨。因为他说这个戏里不能有假的东西,跳舞唱歌拉琴全都不能作假。他平时是不发火的,我见到的唯一一次发火就是小提琴是假的拉不出声音,他就爆炸了,当场把那小提琴摔成碎片。我就觉得天啊。虽然是很多小提琴合奏中的一个,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完全不能容忍这种弄虚作假。   钟楚曦:导演就是一个小孩,特别孩子气。在没有认识他之前觉得他好凶,不敢说话,“小钢炮”嘛。但接触了之后,发现导演特别平易近人,一点架子都没有。接触到现在觉得导演是一面“照妖镜”,他特别注重真实,很讨厌虚假的东西,一切假的东西在他面前就现原形了。他现在也花甲之年了,但还是像个少年一样,这一点挺难得的。   李晓峰:我觉得导演在拍片现场非常严格,工作起来是不讲情面的,是所有人都会被这种严格折服,那是一种气场。生活中导演非常随和,很细心很温暖。   杨采钰:他在工作上都是精益求精的,特别严谨。但他也特别懂得在拍戏时照顾演员的情绪,不会骂我们说我们,很耐心地给我们去讲去聊。   隋源:之前觉得他语言很犀利,觉得很有距离感。但自从第一次见面以后就觉得很像亲人,就是朋友。但他对艺术,真的很细,要求很严格。
  李晓峰(饰演郝淑雯)   李晓峰(饰演郝淑雯)   生日:7月17日   星座:巨蟹座   身高:174cm   特长:手风琴   公司:君为天美   入行:当演员之前一直做主持人,《超级大赢家》、《美丽俏佳人》等   试镜   新京报:导演是如何选中你的?   李晓峰:导演想找一个会拉手风琴的女孩,因为从小就拉手风琴所以就被选中去面试了。   新京报:具体是什么流程?   李晓峰:其实我们见面的时候我的流程是这样的:第一件事是导演让我先拉手风琴给他听看怎么样;第二件事是卸妆洗脸,看素颜有没有整过容;之后第三关是试戏,给我段戏试给导演看;第四是穿上军装然后再试戏,大概是这么四个过程。   新京报:当时大概过了多久小刚导演才定下你?   李晓峰:当场。我们真正演谁也是开机前才知道,但那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确定让你演。   训练   新京报:能不能从专业性上谈一下导演对你的影响?   李晓峰:因为他招的都是专业的演员。比如说拉手风琴,他要的是你从小到大都是学这个的,而不是说为了准备这个电影给你几个月去临时学习。他要求都要有扎实基本功的演员,之后给到你乐曲,给到你谱子让你回家练,不定期地让你去工作室弹给他听,给他检查。   新京报:在演《芳华》之后你对表演的理解有没有更更多的认识?   李晓峰:他会让我觉得花所有的时间专注在一件事情上才能真的把这件事情做好。导演总会再三地强调这个事情,在拍摄过程中你也会慢慢地感受到。因为花七个月的时间去准备一部戏,真的不是一个短的时间。
  杨采钰(饰演林丁丁)   杨采钰(饰演林丁丁)   生日:9月28日   星座:天秤座   身高:168cm   特长:唱歌/钢琴   公司:有一个经纪人,没签公司   入行:考上北京电影学院学表演;演过《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试镜   新京报:怎么被小刚导演选中的,当时看贴的告示还是公司推荐或者是自荐的?   杨采钰:导演的一个工作人员从我的毕业照发现的我,联系去见面试戏。当时还有两天就开机了,导演见了之后就定了。   新京报:面试时准备了什么?   杨采钰:我自己准备了一段独白,跟剧情没有关系。导演还问了我一些特长什么的,因为这个角色是要会唱歌和弹钢琴,小时候唱过一个动画片的片尾曲,《哪吒传奇》那首“是他是他就是他”,小时候学过一些钢琴。   训练   新京报:导演有没有对你进行一些单独的训练,表演或舞蹈之类的?   杨采钰:我主要是唱歌,还有弹钢琴。在当地找的老师,找一天培训,这是我个人的。还有学一些技能性的,像打毛衣、钩花、缝纫机、打快板等等。   新京报:这些都是当时导演对你要求你要会的?   杨采钰:他没说,但是我从剧本里看到这些是需要会的。所以我肯定得会,不管他用不用。   新京报:《芳华》之后你对表演的看法与过去有什么不同吗?   杨采钰:林丁丁这个角色和我本人反差还是比较大的。所以一开始导演,包括我自己都不是特别有把握。后来慢慢找到那个状态。演完这个戏,以后也更有信心去挑战不一样的角色。   新京报:林丁丁似乎不太讨喜?   杨采钰:看剧本时有点讨厌,我就想把这个角色演得可爱一点。
  隋源(饰演卓玛)   隋源(饰演卓玛)   生日:5月8日   星座:金牛座,上升巨蟹座   身高:165cm   特长:跳舞   公司:冯小刚工作室   入行:北京电影学院大二学生,《芳华》是第一部戏   试镜   新京报:当时是怎么进入《芳华》剧组的?   隋源:经纪人来学校挑的,是小刚导演的制片人的助理。   新京报:你觉得当时是看中了你哪一点?   隋源:没有整过容、自然,还有舞蹈跳得比较好。   新京报:挑完之后就没有群面试之类的就直接进组了是吗?   隋源:当时挑完之后导演就说希望你进组啊,随后就开始训练了。   训练   新京报:进入剧组之后导演有没有对你进行特殊的训练,表演上或是舞蹈上?   隋源:他会跟我们讲表演一定要自然。因为我们还在学校阶段,学的话剧可能会更放出去一点。但电影特别的细腻,所以要往里收,要更生活一点。   新京报:你参演《芳华》以后和你之前在学校里对表演的理解有什么区别?   隋源:学校老师讲的和导演讲的是一样的。要更注意自己脸上的小肌肉,必须心里面有了之后自然而然地表露出来,不要想着演了什么。   新京报:这是演了戏以后有的领悟?   隋源:对,尤其是对还没什么技巧的。尤其是对于还不会运用什么技巧的新人来说。   新京报:像你这么新的新人,小刚导演有没有很严格,很严厉或者发火什么的?   隋源:没有,他还是很照顾演员的情绪的。撰文: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