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百姓呼声

千亿国际娱乐_千亿国际娱乐966_千亿国际娱乐老虎机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2017-10-11 08:04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编辑:陈静 罗蓉芳    
字体:【
  今年10月15日是谷文昌诞辰102周年纪念日,再次勾起了东山许多群众对“谷公”的亲切怀念。东山岛实行殡葬改革之前,城乡全部采用寿板土葬。自古以来,当地流行一个习俗:比较有本事的子女,提前为父母亲准备去世用的寿板(即棺材,当地人也称“大厝”),既能让父母安心,父母也引以为荣,认为自己百岁后有“大厝”居住,子女有孝心,是一件光彩的喜事、大事。可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木材都是国家按计划指标供应的紧缺物资,尤其是在“寸杉难求”的东山岛,不要说棺材需用的大口径杉木,就是盖房子如碗口粗的小杉木也很难买到。因此,许多人想方设法买杉木,为长辈做寿板。   连日来,笔者深入东山乡村、社区采访,挖掘到谷文昌与寿板鲜为人知的三个故事。   造林功臣做寿板   特殊照顾   10月9日,在东山县陈城镇湖塘村,80岁的蔡凤娥回忆起当年谷文昌破例解决杉木,为她父亲做了一副棺材的事情,激动地流出了热泪。“没有谷书记关心,我父亲就不可能得到那么好的杉木做寿板。”   蔡凤娥饱含深情地说,其父亲蔡海福是村里有名的贫农。1958年至1963年间,当上林业技术员,对沙滩植树贡献突出,被评为华东地区造林模范,谷文昌与他结下了兄弟般的深厚情谊。   在长期的造林、护林中,蔡海福难免得罪了一些人。“文革”期间,“造反派”以他与“走资派”谷文昌关系密切为借口,对他连续批斗62天,肋骨被打断了3根。   1972年,谷文昌刚调回龙溪地区担任林业局长不久,便上门看望病倒的蔡海福。1978年5月的一天,谷书记再次来到蔡海福家,见他奄奄一息,问他有什么要求。蔡海福的妻子一旁含着眼泪讲:“他种了一辈子的树,只求用杉木做寿板安葬。”“别听她讲!”蔡海福一口严词拒绝。“老哥种下了这么多的树木,无论如何得让他身后有副棺材。”得知蔡海福病入膏肓后,谷文昌心酸地表示。1978年农历八月初三,蔡海福病逝,谷书记悲恸万分,亲自关照地方民政部门给予特殊照顾,批给0.35立方米好杉木,做了一副棺材,造林模范终于得以在寿板中安息……   归侨被查扣的寿板   特例处理   “多亏当年谷文昌关心归侨,按侨务政策特殊处理,我母亲才有福气得到那副‘大厝’。”10月9日,在东山县康美镇顶西崎村,74岁的村民许济添忆起往事,感激不已。   许济添说,他母亲林宝英生有三男三女,他排行最小,因生活所迫,许济添4岁时,母亲背井离乡去新加坡谋生,挣点血汗钱寄回家抚育子女。1971年,70多岁的老母亲从新加坡回来定居。1973年4月,为了满足母亲需要一副“大厝”的心愿,许济添通过多方联系,最后委托朋友,花了120元,从华安乡村买到采用上等杉木做成的6块寿板粗坯。但是在运回东山的途中被林业检查站查扣,焦急万分的许济添连忙返回东山,办理了顶西崎大队、康美公社、东山县侨办出具的证明,并带上73岁的母亲赶去检查站说明情况,但检查站仍然不予放行。   眼看寿板粗坯被查扣一事一拖再拖,加上母亲躺在病床上,心有不甘的许济添赶到漳州。束手无策、垂头丧气的许济添在延安北路百货大楼门口彷徨,巧遇到漳州参加团代会的康美公社团干部何坤禄。他知道何坤禄曾是谷文昌的警卫员,便要求何坤禄帮他想办法。当天下午,何坤禄带上许济添找到时任龙溪地区副专员、分管林业和侨务工作的谷文昌。虽然与许济添互不认识,可谷文昌还是热情相迎,并马上打电话向检查站详细了解寿板粗坯被查扣的情况。谷文昌在许济添的三级证明书批写了“华侨需要,同意放回”八个字,许济添很快就从检查站漳州仓库里领回了被查扣的寿板粗坯,并免去保管费63元,全家人特别高兴,其母亲也恢复了健康。44年过去了,谈及此事,许济添一家人和新加坡的亲人,对谷文昌的恩情念念不忘。   身边人要的寿板   严词拒绝   “虽然当年谷书记没有批计划内杉木指标给我婆婆做寿板,但我们完全可以理解。谷书记对我一家人的关心帮助,我们永记心上。”在东山县西埔镇龙舞社区六一巷,正在翻看以前与谷文昌合影相片的杨巧玲动情地说。   现年75岁的杨巧玲,在1957年至1960年间,曾到谷文昌家当保姆,其丈夫陈跃水是谷文昌的通讯员,一家与谷书记全家人的感情深厚。1962年,经谷文昌与夫人史英萍牵线,两个有情人喜结良缘,谷文昌夫妇还参加他们1963年元旦举办的婚礼。   陈跃水老家在陈城镇歧下村,1974年,老母亲已70多岁,老人家要求儿子设法为她准备一副“大厝”,陈跃水满口答应。他想起时任龙溪地区行署副专员的谷文昌,“凭我们夫妻与他家人的密切关系,请他批点杉木应该没问题。”于是,陈跃水专程跑到漳州,要求谷书记批几分杉木给他母亲做寿板。不料,谷书记却说,“跃水,你们为母亲买杉木做寿板行孝是件好事,我应该支持。可是木材都是国家按计划指标供应的,我没有这个权力批给您。我不能带头破这个例,您还是另想办法吧!”后来,陈跃水从外县高价买回一副小型寿板,雇人用三轮车从西埔运到歧下村,实现了母亲的心愿。   “谷书记就是这样,严于律己,对在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视同仁,要求特别严格,从不搞特殊化。”杨巧玲感动地说。 ☉谢汉杰